新的戒烟方法?迷幻疗法为戒烟提供了希望

来源:戒烟之家 时间:2020-08-04 12:38:33 责编:戒烟之家 人气:

对许多人来说,迷幻药仍然让人想起60年代的迷幻药,让人想起嬉皮士反文化的性和毒品生活方式。

新的戒烟方法?迷幻疗法为戒烟提供了希望

但这种成见落后于现实几十年。如今,迷幻实验更可能是指在大学和研究机构进行的数十项临床试验。研究中的迷幻药范围从迷幻蘑菇中的活性成分裸头草碱(psilocybin)到MDMA(也称为摇头丸或茉莉),再到LSD等等。研究人员正在研究他们在治疗难治性疾病如PTSD、上瘾、抑郁和焦虑方面的治疗潜力。

65岁的陈麦克劳林(Carine Chen McLaughlin)参加了一项针对吸烟者的psilocybin疗法的实验研究。她绝望地想摆脱几十年来对尼古丁的身体上瘾。这么长时间以来,戒烟是不可能的。

“基本上就是跟一个老朋友道别,然后担心:没有这个好朋友,我会好起来吗?”这位巴尔的摩的居民说。

和美国4900万烟民中的许多人一样,陈麦克劳林也想戒烟,并尝试了各种方法:尼古丁口香糖、尼古丁贴片,甚至冷火鸡。但没什么能挺几天。

新的戒烟方法?迷幻疗法为戒烟提供了希望

她参加的临床试验是在家乡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进行的。虽然她对实验有点担心,但她仍然希望尝试完全不同的东西。

“我想我更兴奋的是……也许,也许就是这样!”她笑着说。

研究复兴

Psilocybin、LSD等迷幻药的治疗研究并不新鲜。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研究人员将其作为酒精成瘾、癌症相关焦虑、抑郁和其他常见心理疾病的潜在治疗方法。

但后来出现了“迷幻60年代”,当时美国反文化接受了这些当时合法的毒品。由此产生的迷幻药的广泛使用和滥用最终引发了强烈反响,导致联邦政府将这些物质定为犯罪。到20世纪70年代初,许多关于迷幻药潜在医疗益处的研究已经停止。

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精神病学副教授、Psilocybin戒烟研究的首席研究员马修·约翰逊说:“不幸的是,所有合法的研究都是因为迷幻药和反文化之间的联系而牺牲的”。

新的戒烟方法?迷幻疗法为戒烟提供了希望

然而,今天,新一轮迷幻药研究浪潮已经形成,数十项临床研究在美国学术机构展开。事实上,一些涉及psilocbyin的实验性疗法最近已经获得了FDA的“突破性疗法”名称,这有助于加快它们走向最终市场批准的进程。

虽然这些研究是合法的,但联邦政府并没有为迷幻药研究提供任何财政支持,因此研究人员必须依靠私人组织提供资金。例如,约翰-霍普金斯研究得到了新墨西哥非营利组织Heffter研究所的支持。

约翰逊说:“我们一直抱有希望,并继续提出(资助)申请。”但到目前为止,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还没有资助任何使用psilocybin的治疗研究。”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戴维GffEN医学院的精神病医生查尔斯·格罗布(Charles Grob)博士研究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迷幻药的治疗潜力。他对迷幻药辅助治疗焦虑症和晚期癌症的四年长期研究是首次开展现代迷幻研究的研究。2011年发表在《普通精神病学档案》上。

新的戒烟方法?迷幻疗法为戒烟提供了希望

格罗布博士将迷幻药研究兴趣的复苏归因于以下几个因素:对新的心理健康疗法的迫切需求、对潜在的致幻剂化合物的更为复杂的理解以及越来越多的研究文献显示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有希望的结果。

格罗布说,所有这些趋势都有助于确定迷幻药在心理治疗中的用途。

他说:“慢慢地,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在卫生领域的同事已经开始认识到,这些治疗模式可能具有非常积极和独特的作用”。

治疗优势和风险

研究表明迷幻药在身体上不会上瘾。研究表明,如果对健康患者使用得当,它们是安全的。但约翰逊警告说,迷幻药可能会被滥用。

约翰逊说:“我们并没有鼓励人们自己服用裸头草碱。”肯定有风险,我们知道这些是什么。。。我们有办法在这些研究中解决这些问题。”

特别是,约翰逊和他的团队在2018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裸头草碱会对易患精神病的人造成伤害。因此,他说,潜在的研究参与者在进入临床试验前要经过“几天非常长的”筛选。

对于那些被认为健康并且能够接受这种疗法的人,没有长期或持续的处方,就像其他戒烟疗法一样,比如畅沛。

在约翰逊目前的研究中,患者在一个特殊的疗程中只摄入一剂裸头草碱,这个疗程大约是一系列10个认知行为治疗疗程的一半。

戒烟效果好

到目前为止,80名参与者中约有40人已经完成了约翰霍普金斯研究的13周方案。在病人服用实验室生产的药丸形式的裸头草碱之前,先进行4小时的准备性咨询。

裸头草碱疗程持续约6小时,由两名治疗“指导”监督,他们根据需要提供舒适和保证。当产生幻觉的时候,医生建议病人闭上眼睛,向内看,体验出现的一切。

约翰逊说,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约翰霍普金斯戒烟计划的40名参与者中有一半已经戒烟,尿液和呼吸样本证实了这一点。

约翰逊说,相比之下,传统疗法如尼古丁替代疗法或仅认知行为疗法的成功率为10%至35%。

约翰逊说,到目前为止收集到的证据表明,再注射几剂裸头草碱可能会更成功。

在2014年发表的试点研究中,15名参与者接受的咨询量与陈麦克劳林的研究组相似。但是他们没有服用一剂裸头草碱,而是服用了三剂。六个月后,80%的人处于无烟,约翰逊说。

不过,约翰逊警告说,目前还不能有太多的热情,因为目前的研究还很少。

他说,如果他目前的研究保持了良好的成功率,那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将要求他在更大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中复制这一成功,然后该局才能考虑批准裸头草碱辅助疗法作为对吸烟者上瘾的治疗。

他说:“所有这一切的警告是,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和探索,要真正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新的戒烟方法?迷幻疗法为戒烟提供了希望

观点的转变

目前尚不清楚裸头草碱对成瘾有何帮助。

约翰逊说:“我们目前最好的猜测是,虽然药物是有效的,但大脑的运作方式却大不相同。

最值得注意的是,大脑中通常不交流的区域开始这样做,而老旧的神经通路则变得安静。更重要的是,由于迷幻药不会像酒精和其他药物那样使大脑麻木,病人报告说,他们在离开治疗时,新发现的洞察是完好无损的。

约翰逊说:“人们经常报告说,他们非常清楚,(在经历中)发生了什么,他们可以从一个非常不同的角度观察自己的生活和自己——一个更广阔的角度。”

这种视角的转变是娱乐性心灵术士用户报告的“神秘体验”的一部分,精神用户,如萨满,已经描述了几个世纪。关于这些药物如何帮助的一个理论是,体验统一、神圣和超越的感觉可以帮助改变助长上瘾的思维模式。

但这并不意味着体验一定是轻松的,甚至是愉快的。陈麦克劳克林报道说,当她躺在沙发上数小时时,裸头草碱释放出一系列的恐惧,这些恐惧表现为漩涡状的乌云,她认为这些乌云试图让她窒息。

“那真的是超级,超级恐怖,”她说我哭了,我想至少五分之四,六个小时。”

然而,她说,在整个经历中,她看到了她刚刚去世的母亲,她似乎是一个精神哨兵,帮助她面对那些黑暗的、像云一样的恐惧。陈麦克劳林说,就在那时,当她下定决心面对他们时,乌云消散了,她吸烟的欲望也随之消散。

“我从2018年3月23日起就没抽过烟,”她说,并补充说,她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自从有了精神病发作的经历,陈麦克劳克林不仅戒烟了,她还报告说自己身体上对香烟感到厌恶。有一天,当她感到有压力时,她向她吸烟的丈夫要了一口烟。但当她伸手去拿的时候,她说,她甚至不能让自己摸到它。

“你可以付给我5000美元,但我做不到,”她说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事情就是这样:我脑子里的某些东西有点变了。”

不过,她把戒烟的成功不仅归功于裸头草碱,还归功于该药物与她所接受的所有小时认知行为疗法的结合。

“如果我只是走进来吃了一片裸头草碱药丸,”她说,“我认为它不会起作用。”